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伊斯兰风格装修 >> 正文

【看点·新锐力】酝酿五年的家庭会议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张大憨这次全体家庭成员会议,已经在心里酝酿了五年,都因为三个儿子、四个闺女一直凑不齐,一次次泡了汤。

都说多子多福。张大憨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“多儿多女多冤家”这句古话更贴切。

他承认自己脾气大,性子急,对孩子们没有耐心,七个孩子小时候挨骂是家常便饭,挨打是偶尔、但最多间隔一个月时间的“改善生活”。但那不是因为望子成龙、恨铁不成钢造成的吗?别人家的孩子再调皮,咱也不会去说一句难听的话,动人家一指头。人家有自己的爹娘教育,用得着咱去操闲心吗?小树不修不成才,当爹的希望你们长大后成器,难道还有错了?供你们吃,供你们花,把你们一个个辛辛苦苦拉扯大,没有功劳,还没有苦劳?你们倒好,儿子嫌没给你们存下家业,闺女嫌给你们找的婆家不好,一群没有人性的白眼狼,难道你们是喝西北风长大的?

要说张大憨对不起七个孩子的母亲,张大憨还真没有怨言。

当时因为家里穷,不能称心如意地娶心上人进门,年近三十在母亲的压力下,娶了腿脚不利索的兰芝。腿脚不利索,不能干重活也就罢了,肚子还不争气,一连串生了四个闺女后,才生出两个儿子来。生两个儿子就行了,又费劲巴力地生出了老七这个从小惹是生非的捣蛋包。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,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,晚上还要推磨轧面,仍然填不饱这些小崽子们的肚子,不向她撒气向谁撒气?好在她身体不好脾气好,挨打受骂没怨言,一心一意地帮衬着把七个孩子拉扯大了。

孩子们一个个成了家,日子也好过了,当年的瘸媳妇,现在变成了老太婆。打打骂骂一辈子,老了也想开了。不是自己的,争也争不到。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家庭,只有老伴和自己最亲近,好好地牵手一起走过后面的路吧。

偏偏老太婆没福享,刚对她好了没两年,就查出了一身的病,高血压、高血糖、高血脂,除了个子没长高,身体上所有的“高”字都占全了。

有病看病,天经地义。可看病的钱哪里来?自己辛辛苦苦存下的几千块钱不经折腾,没几天就见了底。

召开全体家庭成员会议。那时张大憨就下了这个决心。

闺女们一致表决:“闺女的吃穿,儿子的江山;嫁出去的闺女,泼出去的水。当初这两句话,一直是您老人家的口号,而且我们结婚时,您只收彩礼,没陪送任何东西。这给娘看病的事,您应该和您的三个宝贝儿子商量,做闺女的不参与。不过我们不出钱会出力,可以轮班伺候娘。”

大儿子说:“我结婚时把媳妇娶进了偏房,现在的房子自己盖的,您老人家没添一分钱,我的两个孩子都大了,都到了花钱的时候,自身不保。这个会议我不会参加。但如果两个弟弟可以出钱的话,我也不会干看着。您先找他们商量商量吧。”

二儿子在外地,听说后打过五千块钱来,回电话说,实在忙得脱不开身,用钱尽管说话。不够的钱让别的姐弟先垫上,他回来后平摊和还账都行。

三儿子很干脆:“我在家里最小,挨您老人家的打骂也最多。这些都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家里既没为我准备结婚用的房子,也没为我说上媳妇来,让我一个人在外面拼搏,自生自灭。现在我作为人家的上门女婿,当家不主事,这个会我就不参加了,主动弃权。”

张大憨一阵唉声叹气后,没再说开家庭会议的事。

老太婆病了两年后走了。

张大憨一个人孤孤单单地住在老院子里,虽然儿女们不时地前来看看,但远水解不了近渴,渴望每天睁开眼就看到孩子们在眼前,所以又琢磨着开个全体成员家庭会议。只是对那次没能开成的会议心有余悸,一直不敢开口。

今天,张大憨八十大寿了。

难得二儿子过年时为他买了个智能手机,这多半年来可以在微信上和儿孙们微信交流。更难得在二儿子的发动下,七个孩子今天全聚到了一起,来为他祝寿。

“今天一定要抓住好机会,把那句话说出来。”张大憨暗暗下定决心。

切蛋糕前,张大憨默默许愿后正色说道:“孩子们,有句老话说,七十不保年,八十不保月。你们的爹我从今天后,就是八十岁的人了,说不定哪天腿一伸,就永远地离你们去了。你爹我没别的企求,只想借今天这个机会,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开个家庭会议。”

大闺女说:“咱爹活了八十年,想过过当官的瘾呢。好,这个会就由您老人家主持,开始吧。”

众姐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没人说话。

“你们都是上过学、接受过教育的人,养儿防老这句话应该都知道。你们娘病的时候,我身体还行,所以没让您们伺候过一天。现在我身体看上去虽然很健康,但很多事上已经力不从心,想在有生之年享享儿孙们的福,到你们家轮流去住。一人家里住一个月或者半年、一年,你们商量商量决定。”

七个孩子脸上的笑都凝固了。大闺女说:“爹的话很对,到了这个年龄,您再自己过我们也不放心。只是我家公公婆婆都在,又娶了儿媳妇,您老人家去了,住的地方不方便。”

三个妹妹附和着,都有同样的困惑。

大儿媳妇插话了,“闺女家有老有小不方便,我们家还不一样?我娘家还有爹娘呢。”

二儿子说:“爹可以去我那里住,但我忙生意常年不在家,只要爹能适应城市生活,别在意和儿媳妇一起住就行。”

小儿子说:“我就什么也不说了,原因哥哥姐姐都知道。”

张大憨脸沉下来,像个大苦瓜,他知道,他的愿望泡了汤。

“大爷,我来看您啦!”随着声音响起,一个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东西,穿着很讲究的中年人进了门。

“你是?”不但孩子们,就是张大憨也迷惑不解,不知道来人是谁。

众人把来人手里的东西接过去,热情让座,嘴里说着坐下来慢慢说,心里感叹,这人的出现真是及时雨,缓解了眼前的尴尬场面。

来人没有坐,他走到张大憨面前,慢慢跪下去,“大爷,感谢您当年的救命之恩,我想给您老人家磕个头。”

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张大憨赶紧把来人扶起来,“你是谁啊?”

“大爷,各位哥哥姐姐,我忘了做自我介绍。我是当年李寡妇的儿子——拴住啊!”来人说着,眼睛湿润了。

七姐弟把拴住打量了一番,又都把目光转向张大憨,“爹,李寡妇是谁?你和李寡妇……不会因为这事,你才对我娘一直不好吧?”

“小兔崽子们,你们把爹想成什么人了?”张大憨又把多年前骂孩子的口头语带了出来,“拴住——我想起来了,是李长兴兄弟的儿子对吧?你娘现在还好吧?”

“大爷,是我。我娘已经不在了。我娘临死的时候嘱咐我,让我一定要找到您老人家,亲自向您道谢,报答您老人家对我娘俩的救命之恩。”拴住激动地说。

“坐。孩子,快坐下!”张大憨拉着拴住坐到了自己身边——大闺女的座位上,“给你们拴住兄弟拿双筷子,一起吃饭。”

“大爷,那年我和娘喝了您送来的那碗地瓜粥,听了您的话离开家后,乞讨到了河南地界,在河南安了家。我娘一直对我念叨,我爹没了,村上人怕遭人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的闲话,没人敢上我家的门。我和娘已经两天没吃上饭了,娘万念俱灰,揽着我躺在炕上等死。您老人家端着一碗地瓜粥上了门,对我娘说,‘大妹子,人挪活,树挪死,为了孩子打起精神来,领着孩子往前走一步,天无绝人之路。’我娘听了您的话,才鼓起勇气带着我去要饭保命的,您一碗地瓜粥救了两条人命。”拴住说到这里,已经泪流满面。

“一碗地瓜粥何足挂齿?我在我这七个孩子身上,付出的何止是地瓜粥,一辈子的心血啊!”张大憨眼含热泪,“拴住,话就说到这里,你的心意我明白了,致谢的话就别再说了。吃饭。”

“大爷,您先让我把话说完。”拴住环顾了一下众人,“要是我没说错的话,这些哥哥姐姐应该都是您的孩子们。难得今天人这么齐全,我就把我今天来的目的,当着各位哥哥姐姐的面全说出来。说实话,我并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,母亲生前虽然没有缺她的钱花,但因为忙生意,并没有长期陪伴在她身边。小时候她常常讲让我好好学习,长志气成为有用的人,有朝一日报答大爷的救命之恩。但我真的成家立业之后,脑子里装上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慢慢把这茬忘了。直到母亲临死前,她抓着我的手说,‘孩子,我还有一桩心愿没了,你以后一定要想法帮我了了这份心愿,到我坟上烧纸告诉我。’我赶紧答应,‘娘,您有什么事尽管说。’娘说,‘孩子,你太让我失望了,你小时曾对我承诺过一件事,但现在已经忘光了,要是娘临死前,你还想不起来,娘就白生了你,白养了你。’听了娘的话,我才想起了大爷一碗地瓜粥的救命之恩。我对娘发誓,以后我会什么事都不去做,先把大爷找到,接到自己面前来当亲爹伺候。娘见我还记得这件事,并为这件事下了决心,才放心地离去。”

七姐弟听着拴住的话,像听一个传奇故事。

张大憨说:“那天我去井里挑水时听说,咱们村可能要饿死人了,李寡妇已经两天没见出门。回家就让你娘熬了一锅地瓜粥,趁你娘喊你们起来吃饭的功夫,盛了一碗给你李婶送了过去,你李婶正敞着门,和你拴住兄弟躺在炕上等死呢。”

大闺女接过来说:“我想起来了,那几块小地瓜是您晚上跑出老远,在人家刨完地瓜后的地里,费了老大的劲找到的。我拿起一块咬了一口,您还骂我嘴馋,放到高处,说粮食接不上时,让我娘给我们熬地瓜粥喝。那天早上我们在娘的喊叫下起来,拿着碗去锅前排队,没想到里面一块地瓜也没有。都埋怨我娘骗人。我娘问你,你还说我娘话多,不该知道的事就别问。”

张大憨嘿嘿一笑:“过去的事就别说了。咱家当时虽然穷,你爹虽然脾气不好,总算没让你们饿肚子吧?你们现在一家一两个孩子就叫苦连天,想过当年你爹是怎么把你们七个孩子拉扯大的吗?”

拴住说:“大爷说得对。您们那辈人都受苦了,所以我们做晚辈的要好好孝敬您们。以前接我娘和继父去我那里住,我娘就是不答应。我娘有病后,一直是我继父照顾我娘,现在娘没了,我要接继父去我那里住,继父害怕不适应城里的生活还是不愿去。其实他的担心是多余的,当初买房的时候,我就买了门对门两套房子,吃住、照顾都很方便。楼下就是个游乐场,老人们还可以随便下去锻炼身体,找人聊天。这下好了,我找到了大爷您,麻烦您去和我继父做个伴,也给我一个回报您的机会。哥哥姐姐想您了,可以随时去看您。您觉得怎么样?”

张大憨说:“恐怕我这身子骨不经折腾,在你那里有个好歹,你这些哥哥姐姐们不答应。”

拴住说:“不远呢,坐车几个小时的路程。当然,这事要经过哥哥姐姐们的同意。不如现在咱就开个家庭会议,由我来主持。大会进行第一项,我申请加入这个大家庭,做大爷最小的儿子。”七姐弟全票通过。

拴住接着说:“大会进行第二项,咱爹以后不要再单独生活。这一项有两个方案,一是和咱八姐弟轮流居住,二是和其中的某个人一起住。爹要是和您们中的任何人一起住,抚养费都由我一个人出,一个月两千块钱。要是和我一起居住,不让您们出一分钱。”

七姐弟沉默着。大闺女首先说话:“您出的这份抚养费,什么时候到位?”

“每个月的月初。”拴住回答,“不用打卡,每个月的初二,我定时探亲,不会因任何原因改变。”

“同意。”七姐弟同时通过。

“每家住一年,从我这做老大的开始。”大闺女说。大家一致举手赞成。

“我不同意。”张大憨说,“我决定去和拴住一起住,你们每个月定期往我卡上打三百块钱,至于要不要去看我,随你们的便。但如果钱晚一天到账,别怪我当爹的不认人,我会打电话去告你们。你们都儿大女大的人了,别不怕丢人现眼,被人背后戳脊梁骨。”

拴住说:“爹,你这是做什么?你跟我去我求之不得,别和哥姐要钱,这不是僵化我之间的关系吗?这一条不算。”

“拴住,别认为你是我干儿子我就听你的。你可以收回你的承诺,我继续一个人在这个小院里过,就当你今天没到这里来过。否则,一切按我说的办。你们的爹脾气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当年的一碗地瓜粥,如今换来一个月两千块钱的赡养费;几十年的心血,难道不值得亲生儿女一个月拿出三百块钱回报?”

二儿子站起来摆摆手,“大家都坐下好好说,只要爹高兴,一切好商量。一家人别说出两家的话,爹您放心,每个月三百块钱的赡养费我可以替姐弟们给拴住兄弟。”

张大憨脸沉下来,“不行,自己拿自己的,你有钱一个月可以拿一万,但不能代替别人。我养了七个孩子,七个孩子一个也不能推卸责任!”

吃过寿星饭,张大憨收拾收拾,坐上拴住的车走了。

张大憨的全体家庭成员会议圆满结束。

东莞治疗癫痫病医院
癫痫检查费用大概要多少
西藏中医癫痫病医院

友情链接:

逞妍斗艳网 | 大运会金牌榜 | 液化气体运输车 | 美女露股沟 | 顺德佬天心酒楼 | 轴向力和径向力 | 梦见买家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