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孕妇超检查报告单 >> 正文

【荷塘】鸳鸯鞋里的爱情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(一)

七月,北方的城市,也是火燎一般,让人热的难受,到处都是高楼大厦,密不透风,和乡村的空气,没得比的。

生活在城市里人,总喜欢周末去郊区游玩。这去峡谷爬山,划船,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。自驾游更是舒服,方便,随时都可以出发。

张峰,是一位私企的老总,今年也就不到三十岁,年富力强,思想超前,人也厚道,这生意如火如荼。老家在县区,父母亲虽说也是退休干部,可是对于自家儿子的婚事,那也是着急啊。可是总是皇上不急太监急。

老人的心情,完全可以理解,就是为了早日抱上孙子。

说起这张峰,他是格外的有魄力,本来是公务员,但是不满足于朝九晚五的捆绑式工作,不满足于那三千元的收入,便在工作三年之后,竟然辞职下海。

这一条,对于就在官场的父亲来说,无疑是离经叛道的表现,但是她拗不过儿子,具体的事情,毕竟要孩子自己去干。就勉强的同意了,不过在他老人家该出面打招呼的地方,他绝对的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办的。爱子心切,谁都能理解。

张峰没了工作,自己筹集资金,开了个小公司,主要做一些装潢和户外广告之类的项目。固定了几个员工,其余的都是根据活计的多少,临时调配。好在他信誉度不错,所以找工人这一块,还很少掉链子。

在张峰而是二十六岁那一年,也就是还在单位的时候。领导见小伙子长得很帅气,就把老战友的女儿娇娇牵线,说给他。两个年轻人,相处的还算可以。

张峰经常出差,那会其实就已经在没有公司挂牌的情况下,挂靠别人公司,在承揽活计了。只是由于老父亲的关系,单位的领导给他打个掩护,说是出差了。

这家伙一出去,就是一周,或者时间更长。在生意场上,难免会喝酒,一喝,他就可能醉卧宾馆。所以,很少给女友娇娇打电话。人家给他打电话,他醉酒睡的跟死猪一般,听不见。要是在白天,又和别人谈生意,甚至为了承揽活计,还得陪人家旅游,不便接电话。干脆就不接了。后来放在静音上,等回头挑重要的电话回复,但往往就漏掉了娇娇的电话。

恋爱关系维持了一年,便分道扬镳了,原因是,娇娇嫌张峰老不陪自己,尤其是周末。张峰还嫌麻烦。

分手之后,张峰并未受到什么影响,最后就跟单位领导提出来辞职下海。作为张峰父亲的朋友的领导,再三劝解,希望他在考虑一下。别人的善意,对于心意已决的张峰来说,无济于事。

“臭小子,你真是气死我了。你大学就白读了,我的钱也白花了。他那个女朋友,还吹了,你诚心要我生气啊?”退休在家的张峰母亲李树兰对儿子做出的决定,很恼火,意见一大堆。

张峰在外面对娇娇这个女人不怎么伤心,但是对于老母亲,那可是言听计从。闻后,不敢胡吱声,只是安慰她,“妈,您就别难过了,您儿子也不是吃素的,不缺胳膊不缺腿,又不是脑残,怕什么啊?”

李树兰剜了一眼,带着三分怨气说道:“你说的到轻松,我们就你和你姐姐两个孩子,女儿总要嫁人的,你是咱张家的根,你放着旱涝保丰收的班不去上,非要去做什么生意,今天可能是老板,明日可能就是乞丐……”老太太喋喋不休。

张峰赶忙沏茶端过来,“妈,您老说了这么长时间了,喝点水吧!事情已经这样了,就别咒我了嘛!”

李树兰看着儿子端茶过来,这气消了三分,如今又听得一个“咒”字,这心里又不舒服了。“你这么没良心,还说你妈咒你呢。”

张峰这才意识到是自己说错话了。忽略了母亲是退休老师,有个职业习惯,就是喜欢抠字眼,真拿她没办法。为了息事宁人,只能认错。“好了,好了,儿子错了,认打认罚!嘿嘿!”

张峰故意做出一张鬼脸来,这下反而让李树兰破涕为笑了。“哎,你就知道欺负妈!”

“谁叫你是我妈呢!”

“去你的,臭小子!”

刚从外面进来的姐姐张婕,一边在玄关那里换拖鞋,一边朝客厅里说话,“哎哟,我老远就听见老妈说话呢,原来是咱家的大公子回来了啊?”

张婕比张峰大八岁,当时李树兰还是民办老师,所以有条件要两个孩子。在城乡结合部的农村,大家都认为,一儿一女是活神仙。李树兰自然是心里异常的舒坦。总也有一种重男轻女的思想,所以女儿上了个中专就结束了,现在在一个商场里做管理。活不累,可是工薪也不高,能够自己用。

“姐啊,你回来了?”

“嗯!”

“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?”

“我有顺风耳,听见你这位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公子回来了,我怎能不回来啊?”张婕说话就是喜欢使用这种口吻,好在是弟弟张峰已经习惯了,也并不介意。

“姐,你真行,给我带啥好吃的了?”说着,张峰便走到张婕的跟前,检查她手里的塑料袋。

“别翻,别翻,我给你往出拿,馋猫!”虽说这张峰也二十六、七岁了,可是在家里就如同掌上明珠,娇惯了几分。

张婕一样一样的拿出来,麻辣牛肉、锅巴、火龙果、泡脚凤爪……张峰看着不乐意了,“姐,你怎么没给我买吃的啊?”

张婕故弄玄虚,“为什么要给你买啊?你又不给家里交伙食费,是不是啊,妈!”

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李树兰却替儿子掩护,“你是姐姐,就别那么抠门了,再说了,你弟弟现在又没工作,你要是让他掏钱,他会伤自尊的。”

“哼,妈还是爱弟弟,好了,我说的再多也是无用的,敬请看这是什么?”说话的瞬间,张婕从袋子最底部拿出一包老醋花生米,遛洋狗牛肉,拿在手里,所有摇晃。

张峰一把抢了过去,放在茶几上,然后抬头给张婕说了声谢谢。她心里这才平衡了许多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兄妹两喜欢贫嘴,但是绝无恶意。

(二)

张峰只顾坐在沙发上吃东西,看电视去了。他最喜欢看军事节目,在上大学期间,就是一大爱好,被舍友称做“军事百科”。排行老六,老七总是调皮,“六哥,我们不懂的军事问题,就不用去问度娘了,直接咨询你就是了。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月。”

这些也只能成为回忆了。现在他一旦有空,还是关注军事。尤其到了周末,他不去外地工地的话,就陪父母。他不能丢失女朋友,再丢失父母,基本的孝心,他还是有的。

就在他觉得插广告,是浪费时间的当儿,认为还是把手机拿过来看看。一看,QQ上有人说话,顺便就打开界面,可是自己的好友很少,便萌发了添加新朋友的想法。没有太多的考虑,看着谁的名字顺眼,就加上了。

一个叫做“如水静心”的网名,跳入了他的眼帘。对,就她了。他已经猜测出,是个女生了。看了一下对方的资料,竟然比自己还大三岁。我的神啊,怎么是这样。

处于礼貌,便和对方打了招呼,随便聊了几句,竟然发现,此人谈吐文雅,跟自己的网名差不多。第一印象,他便对她有了好感。

恰好此人是本市所辖的县区的,无独有偶,三天后,他在别人的引领下,去她所在的县区谈生意,就顺便在QQ上说,自己下榻的酒店名字,希望能与她见面,然而,她以时间太晚为借口,没有出去与张峰见面。也许,没有见到,却给他增加了一点神秘感。

之后,他在心里莫名其妙的勾勒起她的模样来。一定是大眼睛,高个子,长睫毛,姣好的身段。她却依然保持淡定,继续做自己的事情。

三个月后,她去市区参加培训。刚好那天他也在QQ上,两人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。张峰认为,人家到市上来了,尽个地主之谊,还是必须的,最主要的是,他想见一见她。

格林酒店的火锅,在当地很有名气。好,就选在这里。环境优雅,菜品尚好,说话也方便。

下午六点半,她如约到了约定的地方。张峰在门口等着,两人通过电话确定了彼此的身份。等到坐下来的时候,张峰开始仔细的审视眼前的这个女人,气质压倒一切,也压到了他。

“如水静心”并非他在大脑里所描摹的那个形象,就是眼睛小,嘴巴大,脸庞到还俏丽,皮肤白皙。最主要的是女人的第二特征,太完美了。作为一个男人,此时此刻,那心里是“怦怦”直跳。暗自欣喜,“这是我的菜!”

张峰就喜欢那种丰乳肥臀小蛮腰的女人,眼前的女人,恰好满足了这一点,且皮肤白皙。很容易唤起男人的冲动的感觉,刀郎的《冲动的惩罚》怎么响起,那也是无济于事的。荷尔蒙的迅速分泌,使得张峰知道自己的心里想的是什么。他也有些纳闷,为什么和娇娇在一起的时候,就找不到这种感觉。

通过初次见面了解,他得知她的真名叫夏雪融。好有诗意的名字,立刻让他联想到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,一缕阳光透过云层,有些地方的雪已经慢慢的开始融化,化成涓涓溪流……

吃罢饭,两人出来夏雪融要回家,他很有绅士风度,将她送回宾馆。在门口,她下了车,说声再见,优雅转身走了。他却坐在车里,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,陷入了忘我的思考当中……

从这以后,张峰的脑子里便放不下夏雪融了。过上一、两周,就想和夏雪融说话,但是又见她老不在线。盼望着她的头像不再是灰色。也不知道夏雪融是不是在有意识的回避他,还是怎么回事,大概一个月都没有在线。

张峰从来没有感觉到时间过得如此慢,他有一种意识,那就是爱上她了。不会吧?这是闪电的速度啊!他有些不解,心里不踏实。

其实不是,夏雪融最近因为单位的事情,忙的不亦乐乎,没有时间上网。阴差阳错地让张峰陷入了思念当中。

她的电话响了,她记不起来是谁的号码,但是也不陌生。索性就接了吧,来电显示也不是外地的,她心里不很恐惧。“你好!雪融,我是张峰。”

她的大脑稍微停顿了一下,接了下句,“哦!”

……

这次通电话后,张峰的心几乎都倾倒在了夏雪融这里。没事想给她打电话,又怕人家反感,内心不免纠结。

(三)

他的姐姐张婕出嫁了,婆家也是很不错的人家,算得上是书香门第了。按照婚俗,婚后三天,女方要回门的,就是回娘家的。

“峰儿,你也该结婚了。姐姐给你物色一个,怎样?”张婕想试探弟弟。

张峰装作没听见,继续坐在餐桌旁,然后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母亲的碗里,“这个是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。”

母亲李树兰顺嘴就说了一句话,“不是你姐说你呢,也老大不小的了,该找个媳妇了,照顾你的生活嘛!”

“就是嘛!”张婕见缝插针。

“好了,好了,知道了。今天是姐姐回门,又不是我回门,干嘛老说我啊?”张峰有些不耐烦了。

坐在对面的张婕的眼珠子咕噜转了一下,换上衣服笑呵呵的表情,重新展开她的攻势,“哦,我知道了,弟弟是已经找下女朋友了,想给我们一个惊喜,对不对?”

张婕的话,像是说到了他的心窝里,但是却觉得不够爽快,而是有些小痛苦。他保持沉默,不语。

“看,我说对了吧?改天,姐姐给你把把关!”张婕兴致勃勃的对张峰说。坐在她身旁的新女婿,用脚在桌子下面踩了一下她的脚。

这次,张婕没有大呼小叫,也不吭声了,为了避免尴尬,给父亲的碗里也夹菜。一家人的团聚,就在几个小时后结束了。张婕回去了。

李树兰的心里有了点谱,想暗中观察一下。偶尔的一次,她去卫生间,听到了儿子在语音,模模糊糊的一句,“你说我听,我妈在家呢!”

她更加好奇了,站在走廊里听了几分钟,大致可以猜测,儿子的确是在谈恋爱。

三个月了,一天,李树兰要儿子去相亲。说是她的老同学从加拿大回来,带的侄女,人家可是喜欢张峰的。

张峰感觉莫名其妙,原来是母亲李树兰和老同学在网上传递了两个孩子的照片。加上张峰的姥姥随他舅舅定居在了加拿大,他和母亲曾经在上半年还去看过姥姥呢。当时两个老同学见过面,只是出于礼节,两个孩子也没多想。可是当张峰和母亲离开加拿大之后,那姑娘倒是喜欢上了张峰。

“我还忙的很呐,相什么亲啊?都什么年代了,亏你想得出来啊,妈!”张峰不知道怎么给李树兰说,胡编理由。

可是李树兰死活不同意张峰的拒绝理由,“不去,也行,你给我领回来一个女朋友,让我瞧瞧!”

这下让张峰有些犯难了,他从来没给夏雪融提过进一步发展的话,现在怎么开口带人家来见李树兰啊。他不免有些焦头烂额,但是又绝对不能钻进母亲便好的圈子里。

“好了,我公司还有事!”张峰顺手在衣帽钩上拿起短袖穿上,换下来的休闲服,扔在沙发上,就径直下楼去了。坐在车子里,心想,怎么给夏雪融说呢。前思后想,也没个良策。

冒险就冒险,反正就是不想去相亲。张峰的心里远比这外面的温度还高,还急躁。一丝风也没有,地面烘烤的厉害。车厢里的温度也够意思,他索性打开空调降温,好让自己的大脑再清醒一些。

他摁下几个数字,拨了出去,对方是无人接听。张峰的心里不禁更为难过,难道这是天意?可是他很执着,继续拨打,最后发了一个信息,才放下手机,启动引擎,将车子开了出去。

两个小时候,夏雪融的回信来了,说自己不同意和张峰见面。这下又使他陷入了困境当中。找个替身来又怕露出破绽,说什么,他就是不愿意和加拿大女孩相亲。

湖南治疗癫痫病哪里好
青少年癫痫治疗
癫痫病一般常见症状是什呢

友情链接:

逞妍斗艳网 | 大运会金牌榜 | 液化气体运输车 | 美女露股沟 | 顺德佬天心酒楼 | 轴向力和径向力 | 梦见买家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