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西安驾驶证查询网 >> 正文

【荷塘】卖玫瑰的小女孩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【金猴送福】

第四医院,良子和小艾父女犯愁了。

小艾,第四中学,初一年级全市三好学生第一名。她是个乖女儿,学习优秀,每个周末都会卖花挣点小钱。

良子,来自大西北的普通农民工,来到北京打工几年了,为了让女儿能在北京上好的学校,他不怕苦努力挣钱,还不到四十的他眼眶深陷,显得很是苍老。

良子是工地的好工匠,不论瓦工,不论水电工,他都能干,给楼上背砂石水泥等体力活他也能干。他的双手很粗糙,但很灵巧;他的头发腊黄蓬乱,但双眼很有神。他每天都要爬上高高的大楼,这些不仅是体力活,还需集中精神。他不仅要注意头上,防止有东西落下被砸伤,还要注意脚下,稍不留神,就有可能失脚跌落。

因积劳成疾,良子的肾已无法康复,两个都要切除,他知道,要想活命,只有进行移植,那是要花好多好多钱的,一个普通农民偏偏得了这样花钱的病。“爸爸,你不用焦愁,女儿会给你看病的,我一定能借到钱治好你,然后我们一起过幸福快乐的生活,慢慢还债!”小艾穿一身校服,一面给爸爸倒水,一边面坚定地说道。

“丫头啊!哪有你想得那样简单,我们没钱,还不如咱们回老家用中药调理!”

“爸爸!有病咱就要治,没钱我来挣……”小艾坚持着,虽然她也和爸爸一样被这样的打击压得塌了天,但她还要坚持坚持,她想找到一线希望!

快要过年了,猴年将至,也不知会不会有新的转机?

“咚咚咚”病房门响着。

小艾迎接到的是一个可爱的大叔,他金灿灿的头发、圆圆的小耳朵,既不像阿凡达,也不像火星人。

“小艾同学,你好!”可爱大叔拍着小艾的肩膀,笑着问候。

“啊!你难道就是行者孙小猴,孙叔叔?”小艾高兴地跳着。

“对啊,你猜得没错!但你不知道吧,我最近还做了兼职,在你宝玉叔叔的金石网店打工。”孙大叔摇晃着脑袋说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…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每次把玫瑰打包发货给我的叔叔就是你!”小艾高兴得蹦得老高,她赶紧拉着叔叔的手,来到爸爸床前做了介绍。

“你好,你好!谢谢你来看我,我经常听小艾说过你们的网店,你们干得很好,我很高兴!”爸爸艰难地笑道。

“哈哈,老哥哥,你放心,不用愁!你们这样辛苦搞修建、盖房子,咱们不能亏了农民工兄弟,你的病我们一定帮到底!哈哈,老哥,宽心会好起来的!”

“爸爸,爸爸!我就说嘛,我们一定会治好你的,我们可以借到钱啦!”小艾摇着爸爸的手,高兴得都流了眼泪……

“哈哈,你们惊喜不?”孙小猴说着递过来一张一百万的支票。

爸爸颤抖地接过点点头,拍着孙小猴的手说道:“谢谢,谢谢金猴送福!”

爸爸接了支票,又写了借条递给孙小猴,然后重重叹口气对女儿说道:“丫头,爸爸听你的,就让你们给我治病让自己快好起来,我还要回工地干活!”

“爸爸……”小艾抹着眼泪,不住地点头。

“哈哈,小艾同学,你也有份哦,看我带什么给你了?”孙小猴取出的是一个很奇特的东西,图案古朴,手机不像手机,电脑不像电脑,盒子不像盒子,上面有几个篆字“月光宝盒”。

【好想妈妈】

有人说她妈妈和别人跑了,有人说她妈妈给大老板做了二奶,也有人说他妈妈在外边给她生了好几个弟弟妹妹,更有人说她妈妈跟人去了国外不要她和爸爸了,小艾当然不信,她很想妈妈,为什么妈妈出去快一年了也没电话,也没有写信给她们。

“叔叔,买枝玫瑰吧!”

冷风吹着,雪花飘着,小艾很冷,手也僵了,小脸也冻红了。

“叔叔,买枝玫瑰吧!”

“阿姨,喜欢玫瑰吗,买一枝吧?”

雪还在飘着,小艾的生意还不错,一枝玫瑰两块钱,她跑得路远,卖得也不错。

“这不是小艾同学吗,祝你爸爸早日康复!”

“小艾同学,你是我家儿子学习的榜样!”

“小艾,小艾!来吃个烤红薯,暖和暖和!”

许多人认识小艾,小艾也和他们打着招呼又匆匆走过,一只手抱着玫瑰,一只手举着一枝吆喝叫卖着。

晚餐时间到了,小艾走进小巷在面食店买了两个馒头吃。一边吃着,一边朝一家洗浴中心走去,她跑到锅炉房里和大叔说说话靠近锅炉暖和暖和。吃完后,就来到一个屋檐下,这里比较僻静,她又开始想妈妈了!

“波若波罗密!月光宝盒,我要见妈妈!”小艾对着月光宝盒念道。

小艾在月光下感觉宝盒上的文字在动着,接着就像做梦一样看见了妈妈,那是她十一岁生日,妈妈带她上街买鞋子的情形……

妈妈带着小艾几乎走遍了所有的鞋店,问问价钱又依依不舍地走了。小艾只想要一双运动鞋,但是妈妈却领着她返回去要卖那很贵的旅游鞋。小艾和妈妈争执了很久,她知道爸爸挣钱不容易,运动鞋便宜耐用,妈妈却说:“小艾啊!妈妈舍得,只要你好好读书,妈妈就高兴!”

“妈妈,妈妈!”小艾对着月光宝盒喊着,她还是很想妈妈,她还要见妈妈……

“波若波罗密!月光宝盒,让我见妈妈!”小艾又对着宝盒念道。

小艾又从动着的文字里看见了妈妈。那次,小艾病得厉害,打过针,屁股都肿了起来,妈妈让她趴在床上,用热毛巾盖在屁股上,烫过几次就消肿了又能走路了。

“妈妈,妈妈!”小艾对着宝盒喊着,她觉得不够,还想再见到妈妈,她又念几句,再次启动了月光宝盒。这次小艾同时打开了手机,她希望能将小时候的事录下来。

小艾又见到了妈妈,那是妈妈教小艾怎样炒鸡蛋,怎样洗碗,怎样煮粥的事。小艾趴在锅台,一会儿帮妈妈添柴火,一会儿帮妈妈翻菜,又学着妈妈的样子洗碗。洗里面洗外面,碗底碗边都洗干净,然后用清水漂洗干净……

小艾抱着盒子,想着妈妈,她希望妈妈快点回来!

“叔叔,买枝玫瑰吧!”

时间还早,小艾又在街上叫卖着,但外面越来越冷了,卖的那些钱给爸爸看病还远远不够!

【来了阿姨】

虽然虞阿姨长得很美,虽然她照顾爸爸无怨无悔,但小艾还是不太喜欢这个漂亮阿姨,因为只有小艾、爸爸、妈妈,他们三个才是一家三口。

“良子哥,你渴不渴,我给你倒杯水?”虞儿关切地说道。

“妹子,辛苦你了!”爸爸很感动,没想到他病了,这么多人关心他。

“哥,你就别客气了,咱自己人就别妹子妹子地叫,我喜欢你叫我虞儿。”虞姨一面用毛巾给良子擦着脸,一面深情地说着。

“虞儿,那你也别哥啊哥的叫,你就叫我良子就好!”爸爸憨笑地说道。

虞姨一看就是金贵人家,白白净净的,那双手也是精心保养着的。为了和她们父女一样,她反而穿着粗劣的服装,都是批发市场买的,只是这样反而显得她的娇美,衣服反而突出了白白的皮肤。

看样子,爸爸真的被感动了,以前爸爸一张口就是“小艾小艾、丫头丫头”,可是现在,爸爸一张口就是“虞儿、虞儿”。

妈妈,妈妈!你在哪里,你快回来啊!

“良子,等你病好了咱们就结婚吧!我要一辈子跟着你照顾你,你愿不愿意娶我?”虞儿不管小艾怎样焦急地期盼妈妈回来,她已开始主动追求着良子。

“虞儿,你是个好女人,能有你的陪伴是我的福气!”爸爸似乎有些幸福的样子了。

这是什么表情?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爸爸是同意了,他真要和妈妈离婚,爸爸不要小艾了……

小艾在旁边默默垂着头,要是她不在,不知这个女人又要怎样献殷勤了。

小艾还是出去了,她实在听不下去,她为妈妈感到焦急,如果妈妈再不回来,那一切都晚了!

“波若波罗密!月光宝盒,带我见妈妈!”小艾又对着宝盒念道。

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她不仅看见了妈妈,还看见了虞姨......

小艾冰雪聪明,很快就知道了原委。虞儿原来是个坏女人,是她害得妈妈不能和她们联系,现在还敢找上门来引诱爸爸!

妈妈刚过完年就去了外地,也就是虞儿所在的公司。妈妈一来,就受到了公司的欢迎,每次开会老板都会表扬妈妈,要公司各个部门都要努力培养人才,特别是妈妈那样勤劳能干的,还要每个工人都向妈妈学习。

虞儿是老板身边的人,她看谁都不顺眼,认为谁都想和她抢那个二奶的位子,这一次就把妈妈当做了敌人。她到处散布谣言,说妈妈的坏话,还冻结了妈妈的工资卡。

小艾知道了真相,她握紧拳头跑回病房,要将这事告诉爸爸。

“小艾,快过来,爸爸已经知道了,让爸爸告诉你!你知道吗,你虞姨跟你妈妈原来是同事,你妈妈在外地一直很好,而且你虞姨也知道错了,她做的事我也知道了,我也原谅她了……”爸爸腼腆地看着虞儿。

小艾崩溃了,她奔了出去,她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有心机!

【猴年大喜】

“波若波罗密!月光宝盒,快带我见妈妈!”小艾对着宝盒念道。

盒子上的文字动了动,可是并没有看见妈妈。

“波若波罗密!月光宝盒,立刻带我见妈妈”小艾念着,但仍没有看见妈妈!

整整一个晚上,小艾都不想回去,她不想见到那个坏女人,她今晚一定要见到妈妈!

“波若波罗密!月光宝盒,帮我告诉我妈妈,说女儿想她!”小艾换了个地方焦急地念着。

“妈妈,妈妈!你在哪里,你快回来吧!”小艾哭喊着,在楼下每个角落都找遍了,但妈妈仍没有出现。

“妈妈,妈妈!”

“小艾,小艾!”

小艾心里一颤,她好像听见了妈妈在叫自己。

“妈妈,妈妈!”

“小艾,小艾!”

小艾听清楚了,真的是妈妈,小艾疯一般的奔跑着、追寻着,在住院部门口她看见了妈妈。

“妈妈!”

“小艾!”

母女俩抱在一起,痛快地哭了一场,不一会儿,天也亮了,小艾带着妈妈去找爸爸。

可谁知道,病房里空无人影,爸爸和虞儿都不见了。

在医院找个遍仍没有找到,妈妈哭了,小艾也傻了。

妈妈认为爸爸是想不开去哪里寻短见自杀去了,小艾却认为爸爸是被虞姨拐跑了,可是仍是想不通,明明他们已经有钱治病了,而且下午就要做手术,爸爸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呢?

医生也过来查问了几次,说有个家属捐赠给了他们一颗肾源,已经配型成功,手术已经安排好了,下午进行。

小艾和妈妈在医院漫无目的地寻找着,在附近也找过了都没有消息,找了一上午,母女俩只好回到医院等。

母女俩正抱着哭着,爸爸却回来了。

“爸爸!”小艾喊叫着。

一家三口紧紧地抱在了一起……

“慧慧,咱不离婚!”

“不,不离!好好的,谁说要离了!”

“小艾,爸爸厉害吧?我去给你们办完了廉租房手续,咱们有了自己租的房子了,以后咱们也算半个北京人了!”

妈妈却狠瞪了一眼爸爸,怪爸爸不该带病出去办事不珍惜身体。

“呵呵!”爸爸还是腼腆一笑。

看爸爸的样子,不用做手术,病就好了一半。

“我知道,我今后要更加好好学习!”小艾被爸爸妈妈抚摸着小脑袋倍感幸福……

盐城癫痫病医院的有哪几家
杭州癫痫病治疗专家
福州哪个医院治癫痫

友情链接:

逞妍斗艳网 | 大运会金牌榜 | 液化气体运输车 | 美女露股沟 | 顺德佬天心酒楼 | 轴向力和径向力 | 梦见买家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