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上海青浦钓鱼 >> 正文

【荷塘】水仙花开的季节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那是一个世纪末的冬季。晖带着一群稚气未褪的新兵来到煌的单位集训。晖是一名毕业不久的女通信排长,负责新兵连的女兵新训工作。一贯以来,新排长是集训工作的主力,一来培养新排长的能力,二来积累工作经验。晖获此“殊荣”也是贯例做法。晖的到来打破了煌所在单位历来无女干部的纪录,也打破了那里沉睡的冬季。

晖长得不是十分漂亮,但十分耐看,这是煌所在单位所有男同事的共识。尤其是当她身着笔挺青绿的毛料军装时,抬头挺胸的英姿无不让人为之倾倒。虽然晖的肤色有点黝黑,但丝毫不影响晖玲珑小巧的可爱模样。那宛如小鸟清脆般的声音,仿佛一首动人的交响曲回荡在那方的天空。

与晖的相识,要感谢煌的军医职业。煌是一名军医,三年前,煌从一军医院校毕业分配到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庄。曾经满怀豪情的煌,心情一下跌到了低谷。相比之前忙碌的医院,这里见得最多的就是小战士的皮外伤和一些伤风感冒之类,每天一打开诊所的门,操场上战士的训练声呐喊声不绝于耳。这样日复一日的工作,让煌差点忘记了自己的工作本职了。实在无聊之极,煌就会抽上一根呛人的香烟,试图麻醉自己的神经。煌一边抽着烟一边倚在门口,欣赏着新兵们“机械化”的动作,对于那些训练,煌再也熟悉不过了。当初煌新兵连的时候,训练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新兵连下连时,因高中文化的缘故,被通信排长看上了。成了通信排一名电台班战士,从此与那些枯燥的数字和文字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生活的单调并没有让煌丧失自己的梦想,闲暇之余,努力地复习高中的知识,终于考上了一所军校。

一天上午,煌正坐在医务室里吞云吐雾,突然门外响起一声清脆的“报告”,随之晖跑到煌的跟前,调皮地敬了个礼。面对这一“突发事件”,让煌不知所措,以致连礼也忘记了回。后来,煌详细问问了晖的病情,又做一些简单的检查,晖只是常见的感冒。于是,煌拿了一些感冒药给了晖,然后把登记本递到晖的面前,微笑着说,“哎!请签个名吧!”晖也微笑着接过本子,如此近距离看着晖,煌的脸不知不觉火热起来了。当晖签完字后,看到一脸绯红的煌时,握嘴抿笑道:“军医同志,你是不是也感冒,是不是我传染给你的呀!”煌连忙摆笑回道:“不是不是。”晖像一只轻盈的蝴蝶一样飞离了煌的视线。

随着新兵训练强度的加大,煌与晖在这个洁白的房间接确机会变多了,彼此之间的交流也加深了。渐渐地,煌读出了晖的热情开朗,晖银铃般的笑语时常弥漫这个洁白的空间。尽管工作很忙碌,但煌还是感觉到了这个冬日的温馨。有一次,晖带着一个新兵过来看病,病情有点严重,需要输液。看着煌忙来忙去的样子,一旁的晖沉不住气,热情地问道:军医同志,要不要帮忙呀?好呀!煌不假思索地应道,欢迎还来不及呢!嘿嘿!晖像一只欢快的小鸟蹦到煌的跟前,接过煌手中的胶布,俏皮地问:“以后我跟你学医好不好?”煌开玩笑地说:“好呀,不过要付学费的。”“真的,那我以后跟你学医,你可要教呀!”晖眨着美丽的大眼睛,开心的模样,让煌不禁凝视不已。

晖对工作积极负责,尽管晖的老家与单位很近,但她几乎很少回去,就连周末也如此。每天清晨,天刚朦朦亮,空旷的操场上就出现了晖瘦小的身影,清脆的口令划破了黎明的天空。一群新兵在晖的口令下迈着整齐的步伐,奏响了一天训练的前奏曲。风里来雨里去,晖总是亲自和新兵一同摸爬滚打。新兵们的体质一天天的强壮起来,而晖却日益消瘦黝黑。无数个夜里,晖那俊俏而又憔悴的身影让煌失眠。

一个周日,煌在街上看到一盆开得正旺的水仙花,那醉人的芳香,让煌为之欣喜。于是煌随之带了一盆还没开放的水仙。一天,晖一个人来看病,煌抑制内心的激动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晖说:“你有一样东西落在我这里。”“什么东西?”晖不解地问。煌沉默了一下,然后从里间的房间里拿出一盆水仙花,对晖说:“这是我送你的水仙,希望你能收下。”晖看着一脸惊慌的煌,没有说什么接过水仙花,与往常一样留下一串欢快的笑语走了。

新世纪的春节近了,煌无法了却与家人团聚的心愿。晖也没有回去过年,尽管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,这大大出乎了煌的意外。在那片弥漫喜庆的天空下,煌总是一个孤独地呆在医务室,仿佛在期待着什么。终于有一天,煌得到了晖的手机号码,几个熟悉的阿拉伯数字组成的那个陌生的手机号码,让煌读得心动。后来,煌还是鼓起了勇气拨打了那个号码。在等待的过程中,煌感觉时间是那样的漫长,一颗不安定的心跳着复杂的情绪。手机终于通了,煌故作神秘地问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晖一语道破了天机,“我知道你是谁!水仙花开了,很香。谢谢你!”晖平静的语气出乎了煌的意外,接着晖按下了电话。但煌还是听见了自己心灵被猛烈撞击的声音。后来,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煌的声音无法到达那片电波“盲区”。此后,晖开始回避着煌,很少带兵过来看病,医务室也成了晖的“盲目”。一丝涩涩的痛楚在煌的心里游动,接下来的日子,煌和晖如同陌路,彼此在无言中相遇也在无言中结束。这个水仙花盛开的季节,花开花又落,淡淡的芳香却不再成为煌的记忆。

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就到了新兵下连的日子,意味着晖即将永远离开煌的视线。随着考核的临近,新兵的训练更为紧张,强度也加大了。病人自然也多了起来。一天晚上,煌关了门走到操场,这时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出现在煌的视野:晖从操场那头急匆匆地跑来。煌正准备回避的时候,晖转眼就跑到煌的跟前,气喘嘘嘘地说:“有一个女兵肚子痛得很历害,请你过去看一下吧。”“好!我回去拿一下急救箱,你先回去吧!”说完煌返回医务室,提着急救箱出来的时候,看见晖还在门口等。我把你提箱子吧,晖很客气地说。煌没有说话,晖跟着煌一前一后走进了女兵的宿舍。只见一个女兵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,煌打开箱子,正准备给女兵做检查,这时晖从四、五米开外的地方拿了一张小马扎放到煌的跟前,客气道:“军医同志,请坐!”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油然而生,但煌没有说谢谢,悉心地给病人做了检查,接着打了一针,然后煌对晖交待,这是训练引起的胃肠痉挛导致的腹痛,以后训练前要做好活动工作,饭后不能马上训练,另外病人需要卧床休息一下。晖把煌送出门口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真不好意思,经常麻烦你,不过也麻烦不了几天了,过几天我们就走了。”煌故作冷淡的口气回道:“早就该走了。”晖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:“哎!真正要走的时候又有点不舍,以后去师部的时候打电话给我。”接着晖再补充了一句:“手机不通的时候,可以打到总机找我。”煌也不再故作冷淡的表情,欣快地回答:“好,一定!”晖陪着煌默默地走在空旷的操场上,此时一切那样宁静,几乎可以听见此处的呼吸。冬季的天空星星很少,一丝微风吹拂着晖额前的留海,还有丝丝芬香传入煌的心腑。

再过一天,就是新兵下连的日子。那天夜里,煌思绪万千,想了好久,给晖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晖的声音格外温柔亲切。煌轻声问道:“明天就要走了,我送送你吧!”“谢谢,不要送!”晖的语气客气又干脆,让煌无法坚持。于是,煌笑着说:“以后打电话你不会不接吧?”“不会,以后你打就另一个手机号码就可以了。”接着晖告诉煌另外一个号码。这时,熄灯号已响,这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。

第二天,吃完早饭,一辆辆绿色大篷军车排满操场,几个小时过后,一辆辆军车载着新兵驶向不同的单位,也载着煌的深深牵挂一路前行。

过了几天,煌接到了晖的电话。晖欣喜地对煌说:“过几天我要到重庆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,希望在重庆能看到你。”说完就挂完了电话。煌还没来得及说一声恭喜,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地挂机的声音。煌仔细回忆晖说的话,希望在重庆看到我,什么意思?后来才知道,重庆有一个第三军医大学,此时煌已经明白了一切。从那以后,煌努力地复习专业知识。

一年后,煌考取了第三军医大学的研究生,拿到通知书那一刻,煌急忙拨打了晖的电话。晖平静地说:“我知道你一定会考上的,我已经离开了重庆,分到了老家了。另外告诉你一个事吧,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了,我和他在军校里相识的。谢谢你对我的喜欢,虽然你从未对我说过,但我可以感觉。我看到你经常在医务室的抽烟,不想看到你颓废的样子。我知道你很优秀,通过努力一定会有很好的前程。现在你证明了你自己的优秀,相信会有一个优秀的女孩在等你。”听后,煌脑袋里一片空白。几天后,煌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一点释放自己的情怀。

那年的九月,煌走进了第三军医大学,看着耳目一新的面貌时,煌的心情却那样地平静。只是那个身影时常会出现在煌的脑海里,也许会很久,煌也不知道。

......

儿童癫痫病的起因有哪些呢
特发性羊癫疯的治疗
河北癫痫病手术治疗

友情链接:

逞妍斗艳网 | 大运会金牌榜 | 液化气体运输车 | 美女露股沟 | 顺德佬天心酒楼 | 轴向力和径向力 | 梦见买家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