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狐狸怎么叫的 >> 正文

【筐篼】情人(微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六月的日子总是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,因此在人们的心里总觉得不是很好过,这天也是如此,树上的叶子蔫蔫的耷拉着脑袋,树上的知了唱着热啊——热啊——。

下午三点十五分,梦涵头发很随意的在脑后盘了个髻,穿着一件短款纱质的裙装,站在窗台跟前看着窗外发呆,好像想着什么,一股懒洋洋的样子,这和她平时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。

这时她拿在手里的手机响了,她迅速的打开手机,看样子好像期待了很久的样子。但是她看到屏幕上的显示,样子从最初的兴奋变到了疑惑,她很奇怪的对着手机听筒说:“喂——您好——哪位?”

这时对方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:“你好,请问你是——梦涵吗?”

梦涵的表情更加疑惑的说:“是,是我,请问——您是——?”

这时对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:“奥,我是克的爸爸,现在在美国,我们克前几天出车祸去世了,我来到这里,看到他的手机里有你的名字,就给你打电话了,以后呀,你别再和他联系了。”这时梦涵还要说什么,可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。

窗外的知了在一声声的叫着,梦涵本就烦躁的情绪此刻更觉得有股火苗在往上撞。此刻一阵眩晕向她袭来,她连忙用手扶住窗台,泪水疯狂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她放声痛哭了好一阵。

等她稍稍的缓过情绪,看看手里的手机时间显示在四点,她仿佛才想起一会儿孩子就要下学了,此刻,她顾不上再让自己多想,迅速的跑到卫生间,把自己的容貌整理了一下,形象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。这时,她人也显的精神了许多,抬着头朝门外走了出去。

晚上十一点,梦涵的老公回来了,一股酒气传到了梦涵的鼻息里,梦涵皱了下眉头,带些不满的说:“你呀!又喝多了吧?”

梦涵的老公看着梦涵那张精致的小脸儿,笑着说:“没有,我知道自己应该喝多少。再说,我还有一笔生意要做,怎么能让自己喝多了呢。”

梦涵听着摇了摇头说:“又有生意?你现在还不忙呀?再多,你还不得住外面?”

梦涵的老公看着媳妇这样一问,满脸的幸福说:“不用,就是公司最近资金有些吃紧,我们员工可以入股,你把家里的存款给我,我也入个股份,以后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”

梦涵一听:“入股?多少?”

“你就给我吧,我准备把那一百万都投进去。”

梦涵一听正这句话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不由得加重了自己的语气又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们公司,现在缺钱,你想入股,要把咱家的一百万都拿去入股是吗?”

“是!就是这意思,明天我就去办,现在公司入股正是好时候,公司员工有优惠,你就别管了,明天我就去办,你把准备工作做好就行了。”说完就倒在床上睡着了。

梦涵看着老公的样子,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,她轻手轻脚的走进了他们夫妻卧室的旁边女儿的房间。看着女儿稚嫩的小脸,睡得甜甜的样子,好像在做什么美梦,一阵笑声从女儿的梦里传来,她此刻感觉到了无比的幸福。但是,这种幸福没有维持多久,她就从女儿的房间里出来了,

到了他们夫妻的房间,打开他们的存折看着上面的数字,一股哀伤的表情又一次占据了她的面庞,她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,她再一次把存折收好,看着睡在床上的老公,自己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第二天上午,梦涵把孩子送到学校,回来的时候,老公还没去上班,一看她进门,正就迫不及待的说:“你怎么走之前不把折子给我拿出来,我的事都要耽误了,快点给我,我好去办理那个业务。”

梦涵一听,支支吾吾的说:“老公啊,我和你商量件事吧,咱不行先入五十万怎么样?一下子入那么多,要是有什么用,我们跟谁借钱去?”

她的老公一听,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哎呀——我们几个都说好了,尽量在内部解决,现在这么好的行情,股份外流,我们舍不得,别说了快点把折子给我。”

梦涵一听,再也撑不住了,眼泪一下子留了下来。她的老公一看,摇着头有些不解地说:“你呀——不至于这样,我们以后还会挣钱的。”

梦涵一听,更是失去了控制,更加大声的哭了起来。此刻站在一旁的梦涵的老公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用手轻轻拍着梦涵的背说:“行了,别哭了,钱会挣回来的放心吧。”

梦涵此刻,一幅几近崩溃的样子对老公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不是舍不得,有件事,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。”

她的老公一看自己的媳妇恢复了情绪,也就用更加生硬的语气说:“行了,我们之间,还不知道怎么说,有什么事快说吧,一会儿我还得办事去呢!”

梦涵再一次鼓足了勇气对老公说:“你得先答应我,你听我说完,有话再说,好吗?”

此刻梦涵的老公已经非常着急了,但是看到老婆如此的样子只得说:“行,我今天上午不去了,你说,听你说完我再去办。”

梦涵听了老公的话,脸已经红得如一块红布一般,带着歉意的说:“我生完孩子以后,你一直没让我上班,你呢又天天不在家,开始,孩子小,每天和她一起,不觉得。可是前几年孩子上学了,我……我真的很闷,也就学她们几个姐妹的样子开始玩微信了。

就在去年,我在微信里认识了一个人。是个省医院的外科医生,我们很谈得来,后来他去美国进修了,得了病,我就把咱家的三十万借他了。可他——在前几天出车祸去世了。”

梦涵的老公一听此话,愤愤的看着自己的老婆,满脸怒气地说:“你——在微信里认识一个外科医生?借给人家三十万?”

梦涵点着头,满脸的歉意,尴尬地说:“嗯,是,就是你想的那样,一个男人,我们说话很投缘,他生病了,我借给他三十万,没和你商量,现在他死了。”

此刻,梦涵的老公用一种极其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个一直以温柔、贤淑……让自己没有一点负担的妻子,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但事实告诉他这是真的,并且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的身上了。这个男人此刻的神情依然镇定,在老婆那里要了那家医院的名称,百度了一下,顺着那里提示的电话信息打了过去。

对方回答是,那家医院根本没有一个叫“杨克”的人。再看梦涵,脸色惨白,极度疑惑的看着老公,身体慢慢瘫了下去。

小儿癫痫病有哪些症状
得了癫痫病怎么治疗比较好
怎样进行癫痫的护理

友情链接:

逞妍斗艳网 | 大运会金牌榜 | 液化气体运输车 | 美女露股沟 | 顺德佬天心酒楼 | 轴向力和径向力 | 梦见买家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