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构建和谐社区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化作星星守候你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和煦的春风,捎来阵阵暖意。尹曦一手提着红蓝相间的手工编织篮,在玲琅满目的商品中穿梭,最终在自己喜爱的牛奶糖前驻足。货架上仅剩一包牛奶糖寂寞的倚在货架上,尹曦双眼泛光,急忙伸手抓起,却感知受到一个向反作用的力,自己仅仅只抓住了牛奶糖的一角,一场拉距战不可避免的展开。最后,以尹曦的战败,牛奶糖被货架另一边的人夺去。尹曦急匆匆地走到另一边。灰褐色的蜜发下藏匿着一张精致的脸,穿着一件幽蓝色的衬衫,麦色的肤色在灯光下显露被尹曦窥探,双眼足足在男子的身上定格了一分钟。

“喂。这位小姐,看够没有,本公子魅力是很强大,不要对我萌生爱恋。”

“不要再说了,这位大叔。还有我是被你魔鬼般的面孔所震撼!”

尹曦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包牛奶糖。男孩乌黑的发丝下纵横着黑线,一步步朝着尹曦的方向迈近。一股淡淡的沁香从男孩的衣襟弥漫进尹曦的胸腔,诱发闷闷的不适。

“他想干什么”尹曦正愣住思索。一双纤细的手指宛若爬山虎一般攀升直至肩膀,深情的与尹曦进行眼神交流。尹曦的眸子追随着男子嘴里叼着的牛奶糖,目光迷离。面对呆若木鸡的尹曦,男子有些尴尬与懊恼,放大音量对尹曦吼道:“大婶,请不要用恶魔这种邪恶的字眼来形容我。对了,我没有那么old,有没有搞错!”

尹曦依旧那般平静,形象些就是一座无声的雕塑,唯有男子滔滔不绝地说个没玩。

“喂。”

男子使劲地摇晃着尹曦的身体,一阵晕乎才把尹曦从浮想中回过神。轻启朱唇挤出“哦”一个字眼空落落地掷在男子的面前,男子几乎要被面前这个绝缘体搞得快爆炸。尹曦抽出纤细的手指指着地上。

“那个——大伯,你的牛奶糖掉地上了。”

男子不满的冷哼一声。

“大伯”两个字眼又一次像利剑刺痛男子敏感的心。尹曦蹲下身,拾起地上的牛奶糖。

“这牛奶糖我要了。”

“站住!”

尹曦停下脚步,转过身望着男子。

“有什么事?”

“那是我先拿到的!”男子道出几个理所当然的字眼。

“哦。”

“现在在我手上,所以就是我的了。”尹曦冲着男子做了个俏皮的鬼脸,带着胜利品直奔付款处。领着战利品一路咀嚼,男子紧随其后,走到尹曦面前亲昵着:“就这样走了,那仅有的糖可是我看到的。”

“先看到并不重要,在于谁得到。”尹曦露出像银铃一样悦耳的微笑。

尹曦随手又放进一颗糖到嘴里,肆意地咀嚼。面前这个女孩对糖的痴迷令男子佩服的五体投地,对它的那种爱到了忘我,只顾自我品味,却完全没有在乎旁观者的心情。男子一手夺过女孩手里的糖袋,贪婪地将糖往嘴里塞。

“给偶留点!”

“给你。”男子一脸坏笑地将纸袋递还到了尹曦手中。尹曦看了看纸袋,早已空空如也。

“讨厌!”居然一个不剩。“可----恶-----至-----极!”尹曦环顾四周,不见人影,只远远看见远方男子的身影,转身得意地对自己一笑,诱发一种想立刻冲上去撕烂那张可恨脸的冲动。

“你们听说了吗?”

“我们班会来一个转校生,是男还是女呀?"

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转校生讨论着。尹曦懒懒地倚在课桌上,阳光映照着她身旁空落的课桌。自从进校以来,自己的同桌也只是毫无生机的一张木桌(没有同学间的三八线,不必考虑身子舒张不开……)

“转校生、转校生。”

尹曦反复亲昵着,顿时思绪连篇。(如果是一个女生,我会和她成为最好的朋友吧。如果是男生的话,刚想到这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,渐渐朝自己走近。)

“呀!是……是那个吃偶糖的缺德鬼,这不可能得啦!不会这么巧的,这是现实不是电视剧。”

尹曦将胸前的一枚银白色的戒指拿在手里把玩着,为我寂寞画上休止符的人。你为什么还不出现,我一直等你,你难道你不知道吗?温暖的阳光倾落轻轻撩着眼眸,越发沉重,缓缓地合上。依稀听见同学们热情的掌声,持续了很久。似乎感知到一个身影从自己的身后掠过,感觉一双黑眸正凝望着自己。睡意渐渐远去,缓缓地睁开双眼与那双黑眸相迎,他的眼中溢满了她的影,她的眼中注满了他的影,周围似乎安静下来,似乎可以清楚听到彼此的呼吸声,惊奇渐渐涌上眼眸,伸出双手贴在男子的两颊处,像捧着一个布艺玩偶进行左右捏玩。

“是你!恶魔大叔!”

“放开我的脸。真无语,牛奶大婶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大婶。”

“不告诉你。”尹曦坚定中透着些稚气的可爱,男子手臂一伸,将尹曦的书本拿了过来。翻开一看,映入眼帘的是几句话,未经本人允许偷窥者将被雷击……越往下看,心情越发沉重。

“你也太恶毒了,你这个魔女!”

“把书还给我,那上面没有我的名字。”

“你打开了我的手册,你是否就是我的王子,我一直在等你,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?”这几个字眼映入男子的眼帘,萌生出些许爱怜,轻轻地将书还给了尹曦。

“我的名字叫尹曦。”说完便把头埋的很低。

“我叫炎天宇。那个……以后多多关照。”

热情地向尹曦伸出手,只是寂寞地在空中停留了许久。尹曦才微微将手一抬,一手捏着笔递向炎天宇的手心处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?尹喜。”炎天宇不解地摸着头问叨着。

“炎天宇同学。麻烦你开口前请深思,不是尹喜,是尹曦。男女授受不亲,由其是面对不熟的异性,这是必须的!”

“哦。Sorry,不过你的行为真的很封建,难怪始终没有王子?”

“这不要你管!”

话语中夹杂着些许伤怀,深深将头枕入了臂怀中低声抽噎着“我承认自己是那么卑微,也许令他走过,也不会注意的平凡少女。难道王子就不能驻足给一声问候或是一次回眸,有时候曾想象太多的王子骑着马儿行去远方不驻足,希望能有一天,王子一不小心摔下马,落到自己面前,难道我的等待,终会无果?”

尹曦暗在心中自言自语,一张白色的卫生纸从旁边出现在视线中。

“擦擦眼泪。”很关心地将纸巾递到了尹曦面前。

“谢谢。”

炎天宇从兜里掏出了一颗牛奶糖递到了尹曦面前。

“给。牛奶糖是甜的,吃了就不伤心了。不然还有我这个大帅哥陪你吃糖,不哭啦!”似在哄小孩子一样的亲切语调,使得尹曦地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温暖。这是从前从未有过的感觉,接过牛奶糖,含在嘴里,浓郁的香甜在舌尖绽开,一切烦恼皆在这刻被甜蜜瓦解。

食堂人很多,好不容易轮到尹曦和炎天宇。

“吃什么?”售饭员询问道。

“咖喱饭,少放一些辣椒。”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
尹曦伸了个懒腰,站起身来,作出吃完咖喱饭的胜利表情。

“恶魔大叔,你真的好慢哦。”

“咳。”

炎天宇将饭粒喷射了出去,镶嵌到尹曦白净的脸上。

“小心点呀,恶心!”

“还不是你。我有名有姓,再次强调,我叫炎天宇。不要叫我恶魔!我没有那么可怕,有这么形容帅哥的吗?”

“我看看,哪儿帅呢?Just---so--so。”尹曦畅心一笑,梨窝轻陷。炎天宇捏着一个拳头掷向尹曦的头,却很轻,嘴角上扬,露出丝丝笑意。

“吃完了。我得去洗洗脸,都是拜你所赐。”

“怎么能全怪我?真会推卸责任。”炎天宇嘟着嘴唇,像个小孩子。

“哼!本君子才不和你斤斤计较。”

“原来你是男的呀。”

“口误。讨厌,我打。”

尹曦一出拳,炎天宇总能灵活的躲过,做着挑衅的手势。

“来呀,来呀,打不着吧。”

“天宇,你的额头上有脏东西。”

炎天宇连忙用手擦拭着。

“还是有哦,到这儿来用水洗啦!”

见天宇走了过来,尹曦捧了些许水,撒到了天宇的脸上。

“哈哈。"尹曦捂着肚子大笑。

“好呀,敢偷袭我。”水龙头哗哗的流动着。水龙头下面的两只手互相往两边浇洒着水,水花飞溅,在各自的衣襟上绽出一大片沁凉的水花。两人相绕水龙头,洒水嬉闹的画面,引来不少人驻足。竟有无聊者以为两人在pk,在一旁撕心裂肺的助威。“女生必胜。”“男生加油。”令尹曦尴尬的不顾一切拉起炎天宇的手,逃离了现场。气喘吁吁的趴在课桌上闭目养神。两人疲倦的进入梦乡,奇怪的是两人做了同一个梦。一条清冽的河上孤寂的站着一个女子,在沁凉的河水中似乎看到了一个影,正在河床中摸索什么,渐渐失去意识……那两个人的脸十分模糊,看不真切,梦境中悠扬着一首动听的曲子:静听风吟,吟千许缠绵,山水依旧,清波中荡漾着你的回眸。浪沙中洋溢着你的欢笑,续写对你不变的感受……广播中的上课铃将两人从梦境拉回现实。

“炎天宇,谢谢你陪我一起疯,真的好久,好久没有这么放纵的玩了。”

“呵呵,没什么的,只要可以我愿意陪你疯。不知怎的,话语中竟差点嵌入永远二字紧随愿意之后,却咽了下去。

“给,苹果味的牛奶糖。”

从尹曦的手里接过,炎天宇径直塞进了嘴里。两人肆无忌惮的吃着牛奶糖,竟忘记了这是在上课,这一切都被讲台上的老师看的一清二楚。

“炎天宇,尹曦,随便在上课吃东西,罚你们出去操场跑十圈……(以此省略老师唠叨五千字)不要偷懒,偶会在远方数的。还不快去!”气愤地对两人吼道。

一走出教室,两人似乎逃离了被禁锢灵魂的牢笼,高兴地手舞足蹈。

“给。”

“还吃牛奶糖呀。”

“要不要。”

“不要白不要,要了还想要,白痴才不要,白吃谁不要。”炎天宇绕口令似得说了一大串。

“好累呀。”尹曦索性倒在操场上,摆出一个“大”字形,任夕阳的余辉挥洒。

“快起来,还有最后两圈,再坚持一下,曦曦。”

“嗯,你叫我什么?”

后两个温柔的字眼敏感的被尹曦聆听到。

“我---叫----你曦曦。”后两个字几乎是轻声嘀出,炎天宇结巴结巴地才将一句简短的话说完。

“我以后可以叫你天宇吗?”尹曦直起身子,坐在地上,抬头凝望着炎天宇。

“可---可以。”

一股红晕悄悄爬上了炎天宇的脸颊。

“好一片火烧云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看。那山上面。”

“哦。‘炎天宇暗想着还以为是在说我脸红呢。冷汗ing。

“快起来,还有一圈。”

天宇的手接触自己的那一霎那,手掌间的温热是那样的舒服,只想一直握着。两个影子一前一后规律地在操场上运动着。

“累死了,终于跑完了。”尹曦长叹一声。“走,去那个水龙头那里洗下脸。”像鬼附身一样的尹曦,精神抖擞地跑到了水龙头跟前。

“不要挤啦,先来后到。天宇,Youknow!”“啊!”一个趔趄,尹曦向左一倾,整个人压在了天宇的身上。更要命是角度竟然那般准确,自己的嘴唇以抛物线似得弧度坠落,吻在了天宇的红唇上。周围安静的能够听清嘀嗒的水声,尹曦的脸颊和耳根被烧的通红。脸颊几乎与天宇的脸颊贴合,脸颊烧的火红,那股温热令天宇也能感觉的到。两人直起身来,炎天宇拉起了尹曦的手,温柔地看着尹曦。“让我做你的王子、、、、、、为你寂寞画上休止符,永远守护你,你愿意吗?”

尹曦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俘虏,不知所措,一句话也没有回应,无厘头的挤出去吃晚饭几个字眼。刚要走,炎天宇拉住了尹曦的手臂,将她拉到面前。

“你还没有回答我。”

尹曦只好点点头,,炎天宇高兴的将尹曦拉入怀中,紧紧的拥抱着。

“放手啦!被别人看见了不好。”

“不要!”

面对炎天宇像个小孩子似的,自己很无奈,胸前的戒指在夕阳的光晕中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芒,美得耀眼。

每天,尹曦都能在自己的课桌中收到一颗牛奶糖,糖纸上写着一些甜蜜的语句,当然不用猜也知道是天宇放的,牛奶糖间的经历只有自己和他明白。

郊外的油菜花开的繁密,一大片一大片全是金黄色,尹曦说着用手比划着。

“一起去郊外赏花吧。”

“好呀,曦的要求我怎会不听?”

“你是在说我像母老虎吗?”

“不是那个意思。曦曦,你胸前的那枚戒指很漂亮。”

“嗯,这是我爸爸在我18岁送给我的成人礼物。爸爸告诉我,要将这枚戒指交给我的那个他。”

“那人不会是我吧。”炎天宇轻笑着。

“不是你,呵呵。”

“是不是我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不要跑。抓到你了,戒指就是我的哟。”

“来,吃颗糖。”尹曦伸手亲自喂到天宇嘴里。

忽然间感觉肚子有些痛,感觉一股粘稠的液体正不自觉的往上涌。

“曦曦,我去下卫生间。”很轻的语调。

走到卫生间,“呕。”的一声鲜红的液体溢溅到了洗手槽中-----是血。炎天宇连忙用手将其冲洗干净,对着镜子将嘴角和牙齿上的血渍清理干净。

“天宇。”

“嗯”

河南治癫痫专业的医院
全国癫痫治疗权威
抗癫痫病药物是什么

友情链接:

逞妍斗艳网 | 大运会金牌榜 | 液化气体运输车 | 美女露股沟 | 顺德佬天心酒楼 | 轴向力和径向力 | 梦见买家具